纳兰浮生

    随笔
莫名白马思乡意,
仗剑行走踏铁骑。
偶见亭间小青尼,
弃剑披袈三皈依,

三千大道自有人人选起行,而我羊肠小道不以三千论,我行走之处,有大美亦有大善,无关旁人,从生到死,有来处亦有归处,阳关大道还是独木桥,都有风景。

你有你的大千世界,我有我的三千理想